<u id="evb4z"></u>

    1. <rt id="evb4z"></rt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1. <cite id="evb4z"></cite>
        首页 > 精选 > 时政新闻>正文

        离散28年,他终于和父母相拥

        作者: | 来源: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2021-04-27 09:41:57

        “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炒黄瓜,”李大胜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餐盒,颤抖着打开,用筷子夹起一片早已凉透的黄瓜,喂进儿子熊小兵的嘴里,泪,在三人脸上肆意流淌……

        4月26日下午2点50分,一场阔别28年的重聚在荆州开发区公安分局上演。

        这是一场由“团圆”行动促成的“团圆”。荆州开发区公安分局结合正在开展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活动,深入推进“团圆”行动,在湖北省公安厅、市公安局支持下,帮助李大胜、熊桂丽与失散28年的儿子熊小兵团圆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买水空隙,2岁儿子丢失

        对于时间,熊桂丽特别敏感,尤其是这三个节点。

        ——1991年1月22日,儿子熊小兵出生。那天,初为人母的她,感受到了人生的圆满;

        ——1993年5月8日,儿子熊小兵走失。那天,她的世界坍塌了,从此无尽的黑暗与煎熬伴随着她;

        ——28年,是熊桂丽寻找儿子的时间。这些年,失去了儿子的她,也失去了生活,失去了家……

        1993年5月8日上午,熊桂丽与往常一样,抱着2岁多的儿子,到燎原菜市场旁的一条小巷子里摆摊卖水果。一会儿工夫,她的姐姐过来,说要带孩子出去玩。这一次玩的时间很长,熊桂丽等得有些心焦,时间越久,她心里的不安越深。3个多小时后,看着跌跌撞撞跑向她的姐姐,她的心猛地一沉,“小兵……小兵,丢了,丢了……”

        买水的空隙,孩子丢了。

        熊桂丽脑子一片空白,孩子,丢了?!

        “就那么几个钟头没在我身边,孩子就不见了!”熊桂丽回忆起28年前发生的那一幕,痛苦依旧袭卷而来,让她陷入到自责当中。

        熊桂丽的寻子之路,比大多数丢失孩子的父母要难。

        她不识字。除了向警方和媒体求助,就只能拿着孩子仅有的两张在照相馆的艺术照,沿街向人询问打听;她当时孤身一人。因为各种原因,熊桂丽当时已和孩子的爸爸李大胜分开。独自带着儿子生活,独自踏上寻子之路。

        沙市城区、荆州城区、太湖农场,她都用脚丈量过;不仅如此,听人说长沙有门路可以找到丢失的孩子,她两次只身前往。

        28年间,她没有钱了,就去打零工,挣点钱了就拿去找孩子,数次只身前往湖南长沙;她曾在明知道可能被骗的情况下,仍旧多次给所谓的“知情者”信息费,少则几百,多则上万,只为了那一丝机会。

        另一边,李大胜也未放弃寻找孩子。28年里,虽然他常年在外地打工,但只要哪里有找到孩子的消息,他都会赶去核实询问,可每一次带回的只有失望。寻子期间,他曾寄居在他人的屋檐下,也啃过冰冷的馒头……

        “都怪我们没有照顾好他。”李大胜埋怨自己,也埋怨熊桂丽。“只要能找到他,我一定尽全力弥补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团圆行动,起中断28年亲情
         
        28年后,熊桂丽和李大胜再次得到有关儿子的确切信息,是在今年2月。

        前几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熊桂丽在“宝贝回家”网站登记了儿子的信息。2018年,开发区公安分局采集了熊桂丽、李大胜的DNA,并进入“全国失踪人口信息数据库”。

        2021年初,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、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“团圆”行动,依托全国打拐DNA数据案,全力侦破拐卖儿童积案、全力缉捕拐卖犯罪嫌疑人、全面查找失踪被拐儿童。

        在荆州市公安局指导下,开发区公安分局积极响应号召,重新采集被拐儿童父母血样,并入库进行检验、比对,加大力度查找被拐儿童。

        2月,接上级部门指令,显示熊桂丽、李大胜的血样比中了福建南安一名叫彭小刚的男子。

        得到信息后,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迅速全力开展寻亲工作。为确保认亲不出错,民警兵分三路,赶赴福建南安、李大胜工作的城市苏州常熟、荆州本地,对彭小刚、李大胜、熊桂丽再次采血。

        “复核结果显示,熊桂丽、李大胜的DNA与彭小刚的DNA符合生理学遗传关系。”该局副局长李宜成介绍,这也意味着,从科学的角度证明了三人之间的亲子血缘关系。

        确认血缘关系后,“团圆”一事提上议程。熊桂丽、李大胜失散28年的儿子,终于要回家了。

        这几天,熊桂丽度日如年,也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。当有人问她“为何不开工”时,她逢人就说“我孩子要回来了”。

        “我儿子好乖,个子比同龄人高。”“我儿子的脚型跟我一样,比较宽。”……时间过去了28年,说起记忆中儿子的特征,熊桂丽仍然如数家珍。

        “等了28年啊,孩子终于找到了。”26日上午,李大胜在与民警诉说过往心酸时,泪洒现场。他说:“4月21日下午我接到民警的电话后,当时就瘫坐在了地上,后来双腿不听使唤,总是走错路。”隔日,李大胜便登上了回荆州的列车。
         
        团圆时刻,了却他22年寻家心愿

        4月26日下午2点30分,在开发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会议室,李大胜、熊桂丽并排坐在一起,两人各怀心事,低头不语。

        李大胜时不时将怀里的餐盒拿出,看看,再揣进怀里。餐盒里,装着的是熊桂丽上午给孩子炒的一份黄瓜片。那是孩子走失前,最喜欢吃的一道菜。

        “我怕菜冷了嘛!”李大胜说完这句话,情绪一下子崩溃,趴在桌上哭了。

        2点50分,捧着鲜花的熊小兵从车上走下。在民警的搀扶下,熊桂丽走向了失散28年的儿子。而李大胜站在原地,没有移动,直到旁人提醒。

        “儿啊……”听着母亲哽咽的呢喃,熊小兵紧紧抱住母亲,泪水飞扬。

        “谢谢各地公安机关的帮助,我终于找到亲生父母了,了却了我最大的心愿。”熊小兵数度哽咽。他说,这一刻,他等了22年。现在在福建南安生活的熊小兵,已是3个孩子的父亲。

        “七八岁的时候,村里有人说我是父母领养的。”熊小斌操着一口福建口音的普通话说,他没有去向养父母求证,而是将疑惑埋藏在了心底,“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?”尽管养父母对他很好,但这些问题仍萦绕在了他的心中,挥之不去。

        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将DNA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口信息数据库中。“我一直觉得寻亲比中彩票都难,没想到幸运降临在了我身上。”

        “我也没想到我与荆州如此有缘。”熊小兵最喜欢看的电视剧是《三国演义》,最喜欢的人物是关羽。

        在母亲租住了10年的出租屋里,看着这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破旧杂乱,熊小兵心里五味陈杂。虽然还没来得及考虑将来的打算,但他说:“亲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是我的父母,我一定尽全力孝敬他们。”

        “你们一下子就帮我们找了5个亲人回来,如果不是你们,不是您这几年来一直联系我们,我们怎么能团圆?!”享受骨肉团聚的喜悦之时,李大胜拉着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陈智的手,表达着由衷的谢意。
        (文内除公安民警外,文中所有人名为化名)

        党报聚合云媒体

        荆州日报APP

        色老板在线永久免费视频,咪咪色网,丝袜国偷自产中文字幕,久99久视频免费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